董事长被限消费令存误会? 不走寻常路的美邦能否另寻出路?

小球球 2020-06-30   1466
1325
0

不走寻常路的美邦能否另寻出路?

不久,刚有业绩在近年大幅受挫,并且公司经营陷入困局且面临退市风险的*ST众泰(000980-CN)董事长金浙勇被限制高消费。
无独有偶,近日,上海黄浦区人民法院下发的限制消费令显示,美邦服饰(002269-CN)的董事长胡佳佳因公司在上海市南京东路旗舰店房屋租赁合同纠纷一案被限制消费措施。
6月28日晚间,公司回应该限制高消费令已解除,称此事件并无拖欠租金,而是租赁到期,房东欲收回自用。
此事件在6月28日在网上被爆出并大量流传,公司在6月29日的股价低开,截至6月29日收盘,股价下跌1.92%。
值得注意的是,美邦服饰也曾驰骋中国服装业,携手过郭富城、周杰伦等天王巨星代言,成为中国快时尚服装品牌领头羊,如今董事长却遭遇被限制高消费事件,结合美邦服饰近年发展及疫情对服装业的衝击等因素,令人不得不怀疑公司的发展现状及对未来的想象空间。
美邦服饰的辉煌与衰落
美邦服饰成立于1995年,公司的口号是「不走寻常路」,浸润时尚产业20馀年。起初,公司以轻资产虚拟型经营为主,快速成长为国内快时尚服装龙头企业。
借著国内经济的快速发展及服装需求的增长,美邦服饰在上市之初的营收及归母淨利润便呈现高速增长,并于2008年上市深交所,借助融资力量快速扩大公司的服饰商业版图。
上市以来,公司逐步向二三线市场渗透,不断扩张门店,战略市场份额,2008年至2011年,公司的营收及归母淨利润也保持高速增长。
2011年,公司旗下 Meters/bonwe 品牌拥有店铺4164家,Meters/bonwe 品牌含税销售额突破百亿,品牌价值和影响力进一步提升,并在2011年的业绩达到历史最高水平,收入及归母淨利润分别达到99.45亿元及12.06亿元,并且公司在2008年至2011年的收入年复合增长率约30.51%,2008年至2011年的归母淨利润年复合增长率约27.05%。可见,上市的前几年,公司的发展十分顺利。
值得注意的是,随著优衣库、ZARA、HM等国际快时尚服装品牌不断进入中国市场,优衣库、ZARA、HM品牌在国内越来越受欢迎,国产服装品牌的市场份额也被逐渐替代,2011年至2015年,除了美邦服饰,森马服饰(002563-CN)及佐丹奴的门店数量也呈现下降趋势,而同期的优衣库、ZARA及HM的门店却在增加,美邦服饰也在2011年至2015年的营收逐年递减,并在2015年出现上市以来的首次亏损4.32亿元。
2016年至2018年,公司的营收有所回暖,但2016年至2018年的归母淨利润分别为0.36亿元、-3.05亿元及0.4亿元,2019年营收下降至54.63亿元,亏损达到8.25亿元,可见公司在近几年业绩表现大幅波动。
除了业绩的下滑,公司的存货也在增长,存货週转率下降,也导致公司的现金压力增大,截至2019年12月31日,公司的期末现金及现金等价物2.90亿元,同比减少23.77%,相比2008年的17.38亿元相距甚远。
除了优衣库、ZARA、HM等国际快时尚服装品牌的崛起,还有电商平台的衝击,但最主要的还是美邦服饰自身的战略问题。
首先,公司往线上转型,在2010年上线「邦购网」,但公司的供应链及物流等方面并未有完备的建设。
公司于2013年向O2O发力,但公司把重点定位于「情景消费」上,主要是提升消费者的购物体验,却缺少对消费者需求的探索,导致公司的产品逐步被消费者所遗弃。
疫情衝击,全球服装零售业亏损连连
祸不单行,2020年,新冠疫情衝击全球,公司的业绩进一步下滑。
公司在2020年一季度的营收同比下降46.70%至9.21亿元,亏损2.19亿元,2019年同期为盈利0.38亿元。截至2020年3月31日,公司的期末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为2.75亿元,同比减少48.84%,可见,公司的现金压力进一步承压。
值得注意的是,美邦服饰并非唯一一家在近年发展疲弱且受疫情影响的国内服装品牌商。
4月24日,笔者在《2019年亏损20.5亿元,总裁离任,拉夏贝尔断臂仍难求生?》一文中就曾提到,国产老品牌拉夏贝尔(603157-CN、06116-HK)近年来受到电商及ZARA、优衣库等快时尚品牌衝击下的困境,仅在2019年,公司的门店就缩减近半,拉夏贝尔在2018年及2019年连续亏损,笔者也曾提示过风险所在,目前来看,公司在2020年一季度的营收同比减少57.75%至10.02亿元,亏损3.42亿元,面临著A股的退市风险。
6月19日,笔者在《深陷亏损泥沼 堡狮龙易主求重生》一文中提到,堡狮龙(00592-HK)作为老牌服装商,也遭受GAP、H&M、优衣库、Zara等快时尚品牌的衝击,近年来关店打折,收入大滑,业绩连年亏损,陷入经营困局。
此外,疫情衝击下,国内外快时尚服装品牌都备受打击,其中,国产品牌森马服饰定位年轻消费者服饰,受疫情衝击,2020年一季度的收入同比下降33.51%至27.38亿元,归母淨利润同比下降94.96%至0.17亿元。
目前来看,国外疫情还较为严重,而GAP、Zara等国际服装品牌在近日陆续出近一个财报季的数据,也是陷入经营困境。其中,Inditex集团作为Zara母公司的母公司,截至4月末,Inditex在全球仅965家门店营业,仅佔总数约1/7,大幅的关店导致公司的业绩大幅受挫。在2020年第一财季(2月1日至5月2日),Inditex销售额同比下降44%至33.03亿欧元,淨利润亏损4.09亿欧元,去年同期是盈利7.34亿欧元。
瑞典的连锁服饰店H&M作为欧洲最大的服饰零售商,在3月的销售额下降46%,公司在截止5月底的销售额下降50%至286.6亿瑞典克朗。
近日,美国运动品牌巨头耐克发佈2020财年第四财季,耐克营收同比下降近四成,亏损7.9亿美元。
由此可见,在疫情的衝击下,全球快时尚服装商及零售业受到很大的影响,进入经营困局的不仅美邦服饰一家。
目前来看,美邦服饰在疫情的衝击下,使得原本经营就困难的美邦服饰进一步加大难度,现金压力进一步承压,但李宁(02331-HK)作为服装及鞋类零售业,也曾受到安踏(02020-HK)、耐克、阿迪等衝击而陷入困局,业绩及股价也曾大幅受挫,但在公司战略调整下,公司近年业绩触底反弹,股价也随之增长,美邦服饰如若能够调整公司战略,并非无望再次走向辉煌。

本文系本网编辑转载,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的鞋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做出处理!
评论(0)

首页关于我们优塑计划寻求报道

环球鞋网 版权所有Copyright©2020 shoes.net.cn
快讯 头条 视频 现场
取消

历史搜索清除记录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