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人鸟2019一季度下降37.40% 于亏损中待复兴
小球球 2019-05-14   1102
1285
0

4月30日,贵人鸟发布的2019年一季度报告显示,报告期内,营业收入5.2亿元,较上年同期减少37.40%;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1390余万元,较上年同期减少83.66%,同期发布的2018年年报显示,贵人鸟上一年度总计亏损额度,为6.9亿元人民币。

4月30日,贵人鸟发布的2019年一季度报告显示,报告期内,营业收入5.2亿元,较上年同期减少37.40%;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1390余万元,较上年同期减少83.66%,同期发布的2018年年报显示,贵人鸟上一年度总计亏损额度,为6.9亿元人民币。

自2014年于上海登陆A股,贵人鸟的市值一度突破400亿元,成为仅次于安踏的国内上市运动品牌。但在接下来的从传统运动品牌向以体育服饰为主,多种体育形态并存的产业化集团转型过程中,贵人鸟的能力,没能支撑起它的雄心。

多元化业务发展陷阱

2015年,贵人鸟2.4亿元入股虎扑,成为其第二大股东;7月,贵人鸟入股西班牙足球经济公司The Best of You Sports,S.A(BOY);2016年6月,入股杰之行;7月,入股星友科技;8月,入股名鞋库,2017年,完成对名鞋库的100%控股……

在此期间,贵人鸟于2016年出资6500万与厦门融一科技共创享安保险,但仅过了8个月,享安保险又宣告注销;如果再加上2017年收购威康健身未果,自2014年上市,贵人鸟的多元化发展战略,几乎可以用“饥不择食”来形容。

这并不是联想收购IBM式的“蛇吞象”,也与安踏通过收购国外体育用品品牌,继而进一步在主营业务领域发展壮大自身的发展策略有别。贵人鸟过去5年的多元化发展策略,充满了互联网“跨界”思维,但糟糕的是,拥有了跨界思维的贵人鸟,并不具备跨界后的执行力。

从主营业务分散太多精力的贵人鸟,方向没错,但步点儿没踩对。这些投资虽然为贵人鸟在2014至2017带来了营收69.38%的增长,但归属母公司净利润,却下降了49.68%,这为2018年6月,贵人鸟的股价闪崩埋下了伏笔。

作为国内晋江鞋企的代表品牌之一,贵人鸟的多元化业务发展策略,从根本上说并没有错。阿里巴巴以电商起家,成长为今天集电商、金融、文娱、体育等多产业为一体的世界500强企业,正是基于企业多元化发展战略的实施。但贵人鸟的失误在于,其多元化发展战略的实施,来得过于迅速而猛烈,在其自身能力尚不足以支撑多点布局的形势下,从单一的制造业同时向社交、经纪、零售、保险等多领域迈进,虽然这些领域间都有体育这条脉络,但贵人鸟却未能在单位时间内,将各领域的横向关联加以实质性打通,这导致了其在多元化发展道路上的受挫。

2018年,贵人鸟先是作价1.43亿,转让康湃思体育股份;继而以2.73亿出售所持虎扑体育股份;年底,又以亏损1.3亿为代价转让杰之行股份。一系列出售资产的行为,标志着贵人鸟在多元化业务发展战略上的调整进入实操层面,被现实迎头痛击后,贵人鸟从一个极端,向另一个极端迈进。

回归主营业务是个不错的选择,但贵人鸟在错失了站上擂台与耐克、阿迪掰手腕的机会后,4年后的今天,与安踏、李宁等国内一线体育用品阵营的差距,也被渐次拉开。

虽然2019年1月至今,贵人鸟及其下属子公司累计获得地方政府补助资金3032.11万元(分别为:晋江市财政局创新发展专项资金1058万元,奖励扶持资金238.73万元;厦门市思明区政府财政局奖励扶持资金1410.87万元,思明区人民政府筼筜湖街道办事处扶持资金301.49万元,其他补助23.01万元),但这对于亏损高达6.9亿元的贵人鸟来说,无异于杯水车薪,贵人鸟想要重新崛起,只能依靠自身的力量。

贵人鸟的“贵人”在哪里

回到2017年贵人鸟的一季度财报。当年,贵人鸟一季度营收达到7.68亿,营收同比增长46.5%,净利润增加1.49%,达到8300余万。这一数据的背后,并非贵人鸟品牌的业绩大幅增长,而是源自其收购名鞋库、杰之行等零售商后,其代理销售的耐克、阿迪、彪马等品牌销售增加所带来的利润,当时贵人鸟主品牌的销售,已降至总营收的50%左右。

2019年,贵人鸟的一季度财报显示,主品牌贵人鸟营业总收入4.12亿元,占据本季度营业总收入的79.23%,在转让杰之行股份后,贵人鸟代理的耐克、阿迪、彪马的该季度收入分别为1500万、3200万、1800万,其中,除彪马营业收入较上年增长1.18%外,耐克、阿迪的营业收入分别减少89.67%、68.67%,这对于贵人鸟来说,虽然收入大幅度降低,但将重心折返对主品牌的打造与重建,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季报显示,截止3月31日,贵人鸟品牌零售终端店铺数量达到2830家,其中,一线城市393家;二线城市650家;三线城市1231家,四线城市556家。三、四线城市,依然是贵人鸟的主战场,贵人鸟的“贵人”,便散落其间。这虽然与贵人鸟的远大目标有些不符,但却是贵人鸟当下必须重视的现实:在安踏开启了从国内品牌向国际品牌迈进的战略后,安踏的营销重心,势必要从三、四线城市向一、二线城市挺进。此时,哪家企业能抓住安踏战略转型所留下的市场空间,谁也许就能再一次复制安踏的成功。

特步、361度,将是贵人鸟重振旗鼓,赢回市场的重要竞争对手,但却不是最主要的。事实上,不论是贵人鸟,还是特步与361度,它们所面临的最重要的竞争对手,都不是彼此,而是三、四线城市的居民可支配收入在不断提高后,是否还会继续对晋江鞋企青睐有加?

从这一点上来说,不论是留给贵人鸟,还是留给特步、361度的时间,都将是有限的,安踏模式未来是否能在其他晋江鞋企身上重演,也在两说。

真正有借鉴意义的,也许是以瑜伽起步的露露柠檬、以塑身起步的斯凯奇,这些分别在运动细分领域获得成功的运动品牌,最终都获得了与行业头部企业争夺市场份额的筹码。在多元化策略受挫后,回归主营业务的贵人鸟,也许需要进一步收缩战线,将产品线深度聚焦,才能真正获得翻身的机会。

本文系本网编辑转载,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的鞋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做出处理!
评论(0)

首页关于我们优塑计划寻求报道

环球鞋网 版权所有Copyright©2019 shoes.net.cn
快讯 头条 视频 现场
取消

历史搜索清除记录

热门搜索